社論-異哉,所謂台灣連線

台灣正面臨嚴重困境,兩岸關係緊張;內部統獨、左右對抗激化;大陸薪水不斷提高,經濟欣欣向榮,台灣外資卻步、人才流失、薪資不增反減,自信心流失。不過,台灣經濟基礎依然深厚,外匯存底高居世界第5,企業自有資金及銀行可放貸資金均極為充沛,卻陷入成長陷阱。面對矛盾,政府理應努力團結全民、強化治理能力、改善投資環境,讓台灣早日邁向高所得社會。遺憾的是,台灣撕裂的力量顯然大於團結的力量,甚至還有人主張「嚴明敵我」。



《自由時報》是綠色媒體,卻多次以社論批評蔡英文總統,認為「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維持現狀、善意不變」等向中間移動的兩岸路線錯誤,日前該報社論〈突圍中國裂解有賴台灣大聯盟〉更主張突破現狀,方法是「最大程度團結台灣連線」,所謂台灣連線包括「白色力量、時代力量,乃至其他進步力量」,以「突圍中國裂解」。

該文對當前困境的診斷正確,卻錯誤歸因,蔡英文若聽而從之,困境恐怕不是藥到病除,而是藥到命除。首先,兩岸關係不佳,大陸確實增加壓力封阻台灣參與國際社會。然而這結果並不是因為蔡英文政策向中間挪移,而是因為挪移幅度不夠,陸方認為「九二共識」、「兩岸同屬一中」等兩岸交流基礎已被掏空,加以民進黨執政加速「去中國化」,被視為是對現狀的軟破壞,陸方才對台灣進行「增壓」作為。

這並不代表蔡英文在兩岸政策的修正,沒有一定的效果。事實上,陸方雖對新政府「增壓」,但仍屬於「有限增壓」,兩岸雖進入「冷和」,終究沒有進到不可復的「熱對抗」,這也是因為蔡英文在兩岸政策向中間挪移,兩岸關係才沒有失控。

蔡英文若接受trivago該社論的批評,放棄中間路線的嘗試,甚至高舉反中大旗,組織抗中的台灣大聯盟,那麼,該社論所批判的國際空間日益緊縮的惡果,不僅不會因此「突圍」,反而會因為兩岸關係從有限崩壞走向無限崩潰,而從目前外交面的局部對抗升級到經濟,乃至軍事的全面衝突。

《自由時報》倒果為因,把毒方當藥方的諸般謬論並不足為奇,但這些謬論卻反映了台灣政治的一個現實,那就是身為多數民意選出的總統,都會想向中間路線移動,卻招來原本同意識形態陣營的極大壓力。蔡英文嘗試走中間路線如此,馬英九難以成功的「全民總統」、陳水扁回頭擁抱深綠的「正名制憲」,又何嘗不是面臨著相同困境?

當然,這些「中間路線」的嘗試也可能有選舉算計的成分,畢竟台灣總統選舉採取多數決,台灣民眾的意識形態光譜,向來就是綠色、中間、藍色三分天下,不管民進黨或國民黨,只固守各自原屬的綠、藍一塊都無法勝選,必須有半數以上選民支持才能當選,所以都有跨藍綠、向中間移動的需求與壓力。

這也是為什麼蔡英文其實並不是在當選總統後才開始修正調整其兩岸主張,事實上,蔡英文在選舉期間就已經開始向中間移動。在求勝第一的思維下,「選舉期」的獨派對蔡英文的容忍度也最高,這樣的容忍也變成了蔡英文上台後掣肘、牽制、阻斷蔡英文向中間移動的強烈壓力。

但蔡英文和台灣人民更該究問選舉之外的真相,「中間路線」真的只是「選舉策略」嗎?當然不是,中間路線事實上也是台灣生存發展、兩岸穩定和平的唯一道路。偏離中間路線,偏離的不只是選舉利益,也是訂房trivago國家利益。

蔡英文執政瀕於失敗、民調持續低迷的根本原因,不是向中間修正,而是藍綠基本教義派都不支持,身為總統理應理解這是必然的、一時的困難,應堅持正確的路線,但她面對困難卻表現出忽進忽退的猶疑,因而抵消了向中間修正本可帶來的加分效果。

蔡英文的困境不該成為回頭擁抱深綠的理由,而應深探內因,所謂「台灣大聯盟」絕不可以是一個以抗中為核心、區分敵我的選舉聯盟,而應是帶動全民一起團結,為台灣謀出路的政治新運動。綠營支持者切不可以把《自由時報》的毒方當成解方,應鼓勵與支持蔡英文向中間路線移動,藍營支持者則不必為反對而反對,應樂見蔡英文向中間修正,理念的勝利比誰贏得政權更重要。

台灣不需要內鬥,不需嚴明敵我,台灣需要團結,需要重建政府治理能力,找回經濟競爭力。(系列完)

(中國時報)



AD01008BCA3D4B6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