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碰撞門羅主義

美國國務卿提勒森2月1日展開對墨西哥、阿根廷、祕魯、哥倫比亞與牙買加5國6天的訪問。從去年2月參議院正式通過提勒森國務卿的任命開始,一年來他一共對海外進行了17次訪問,其中在墨西哥只停留過2天。但是2月1日他重新回到了墨西哥,雖然這不代表川普政府已經有了完整的拉美政策,但至少顯示美國的外交雷達中已經重新擺上了拉美的位置,之所以如此原因無他,中國來了!



冷戰結束後,地緣政治的傳統思維似乎已經褪色。連俄羅斯重新進入美國後院,和拉美左派國家建立軍事關係,都不曾讓美國皺一下眉頭。但這次中國大陸有計畫地進入拉美,卻讓美國提高了警覺。

提勒森在啟程前往拉美之前,在母校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發表演說,提醒拉美國家小心中國投資的幕後用心。提勒森警告,「侵略者正進入我們西半球,中國在全球新興市場所做的事,表面上看來是提供發展的誘人道路,實際上是以短期利益換取對中國的長期依賴。」他說中國政府的投資條件通常要求各國進口中方勞工,反ok忠訓國際而會讓當地失業率上升,當地勞工的薪資下滑。提勒森特別警告拉美國家,小心歐洲殖民歷史重現,「拉丁美洲不需要一個新帝國強權。」

提勒森的講話,透露出他的焦慮。但話剛講出,就立刻引起大陸鷹派媒體的反彈,指責美國是想詆毀中國與拉美關係,是把拉美視為美國勢力範圍的「新門羅主義」。一下子,國際政治又回到古典歐洲的大國博弈。

提勒森的焦慮其來有自。因為就在國務院規畫提勒森拉美行的時候,大陸外交部長王毅正在拉丁美洲。1月23日,王毅在智利首都聖地牙哥參加中拉論壇第二階段部長級會議,拉美國家有33國與會。

中國大陸和拉美的經貿關係近年來不斷增強。2014年中拉雙邊貿易超過2000億美元。從2000年到2016年,拉美國家從美國進口的貨物,從占其進口總額的50%下降到33%,從中國進口的貨物所占比例則從3%增加到18%。2016年拉美對中國的出口,同比增加30%。如今中國大陸是智利與秘魯的最大貿易夥伴,對巴西也幾乎逼近是她的最大貿易夥伴。

中國在經營拉美關係時,做法比過去更為精緻,目標也更於多樣。過去大陸在拉美所關注的項目只是石油與礦產,金援的對象也只是左派的委內瑞拉。現在投資的對象不再局限於石油、礦產,電廠、港口、鐵路、公路等基礎建設都成為中國投資的對象。貸款等經濟援助對象也不是左派的委內瑞拉,巴西、阿根廷等現也都是中國給予金援的對象。

王毅在拉美時,也說明了中國一帶一路的倡議,歡迎拉美國家參與。英國《經濟學人》周刊表示,中國很能抓到外交的精緻處。因為王毅並沒有正式邀請拉美國家簽一帶一路合作備忘錄,只是強調拉美國家是一帶一路的自然延伸,是不可分割的夥伴。因為中國曉得如果正式邀請拉美國家參與,必然會引起美國的強烈反彈,所以拉美國家也只有巴拿馬正式簽了帶路協議。這是中國把觸角伸進拉美時的謹慎之處。

拉美國家之於中國,當然也有他們的考量。第一個有求於中國的當然是資金,很多拉美國家的政治並不清明,要不是軍事獨裁,就是貪汙腐化。這對要求必須有良好治理、制度透明化才給予貸款的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而言,這些國家根本過不了這些標準,所以也貸不到款。可是中國對這些都不管,不但不管,因為中國大陸堅持不干涉內政,所以也不會要求這些國家必須先進行民主改革才能拿到金援,這些都正對拉美國家的脾胃,所以關係自然密切。

第二是中國大陸承包的基礎建設,也的確蓋得很快,這也是拉美國家過去完全沒有的經驗,所以中國逐漸成為拉美的靠山。但要說拉美國家自己有沒有一套對中政策或對中國的外交論述,可能也是沒有。

所以我們發現拉丁美洲一直是國際政治上被人忽略的地區。美國沒有一套完整的拉美政策,歐洲對拉美的貿易協定也一直談不定,因為內部還有不同意見。拉美國家自己也沒有一套跟中國怎麼打交道的內部共識,更不用說一套對中的戰略論述。唯一有完整拉美戰略的好像只剩下中國。中國是有計畫的戰略出擊,美國是很焦慮地被動回應。一帶一路碰到門羅主義,會寫出什麼樣的大國博弈故事,是我們繼續觀察的脈絡。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中國時報)



忠訓

B09673A8CC593D10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